長者使用智能手機:不是這麼簡單

全因「姨媽姑姐」們開始使用Whatsapp,經過父母從詢問變成屢次的投訴之後,這個星期我終於「扚起心肝」,買了兩部低階的Android手機,一部給爸爸,另一部給媽媽使用。為他們申請了流動數據服務,安裝了Whatsapp,約略地教過操控方法,便把手機交給他們開始使用。想不到不足一個星期,父母提出的問題,已經比我預期的多得很。原來數碼裝置對我們來說,已經變得「理所當然」,但對父母一輩的長者來說,這跟要我們清晰理解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一樣困難。

尋找失落的Gmail

我的這個星期,可說是變成了表妹Y的「訴苦週」。表妹Y跟她在前公司認識的男朋友G,最愛「耍花槍」,數天前她忽然向G詢問,還記不記得他們初初相識時,G透過公司電郵第一次約會她的內容。跟大部份的男士一樣,G當然記不起來,一氣之下,表妹Y跟G說,她不會再理睬G,直至G記起為止。猶幸G還在表妹Y的前公司裡工作,惶恐不安的G便在公司的電郵裡,努力地想把電郵找出來。

我的手機空間,去晒邊?

數月前抵不住誘惑,以「高價」購入只有16Gb容量iPhone 5s的朋友M,開始感受到空間不夠用的問題。令M感到大惑不解的是,不斷削減儲存在手機裡歌曲和apps的數目、放棄把影片放進手機裡觀看,可用空間還是一點一點的減少,活像 M有一個壞習慣,使用手機拍照和拍片後,從來都懶得把照片和影片抄到電腦裡面,然後從手機裡刪除,以節省空間。尤其是M酷愛拍照,一年裡差不多每一餐的食物,都可以從M的相簿裡逐一尋回;再加上iPhone 5s那麼好玩的高清慢動作影片拍攝,估計M手機空間不足的問題,應該就是這個原因。

Facebook?我們只玩Whatsapp與Snapchat!

  先看一段某小朋友在Facebook上的近況更新留言: 小朋友:如果聖誕能收到紅米作禮物就好了! 父親回應:親愛的,愛吃紅米怎麼不早說?今個聖誕就帶你去吃個飽! 相信留意手機市場的朋友,都知道「紅米」其實是指某內地品牌最新推出的手機。「小朋友」也已經在上高中,這件事被同學拿來當笑話,令他尷尬不已。 Facebook的確完全地代表我們的社交生活圈子。不過對下一代來說,上網的習慣,原來已經靜悄悄地開始改變

失魂魚的救星:Find my iPhone

每年的除夕夜,我都愛跟摯友們到某著名食肆,享受一頓美味的日本燒肉料理,接著才跟摯友一起倒數,迎接第一年的來臨。每年這一晚的聚餐,摯友「失魂Kay」也會跟大家分享一下,她在過去一年的「失魂大事回顧」,讓大家大笑一番。今年的除夕,失魂Kay竟然來個「身體力行」:離開料理店後不久,才醒覺自己的iPhone還遺留在餐桌上,便立即折返。離開不足五分鐘的時間,iPhone竟然已從桌上消失,問遍了店內的侍應和坐在隔鄰的客人,都說從未見有iPhone放在桌上。我提議Kay在我的手機瀏覽器上,試試利用iCloud裡的“Find My iPhone”,看看能不能把手機的位置找出來,只見Kay眼泛淚光跟我說:「哎!一直都沒有設定哦!」

越獄的代價

朋友們都笑說,熱愛使用iPhone跟iPad的用家們都是「監犯」,因為他們最期待的,是「越獄」的機會。自iOS4年代起,「越獄」(Jailbreak)差不多是這班用家們的指定動作。不過由於蘋果公司的聰明對策,令應對iOS6的「越獄」方法,差不多是完全用不了,令用家們興趣大減,「越獄」的熱潮迅速冷卻下來。想不到聖誕節前夕,專門研究如何「越獄」的外國團隊“Evad3rs”,在毫無先兆之下,忽然放出可應用於iOS7的「越獄」程式,號稱只需五分鐘的時間,便可以完成「越獄」程序。一如以往,消息一出,iPhone和iPad的用家們都感到欣喜若狂。可惜只是高興了一天,便因另一壞消息的傳出,令大家對「越獄」起了戒心。究竟是什麼原因,令人期待已久的「越獄」機會來臨,用家們還是要「停一停,諗一諗」?

2014 In and Out

3D立體電視、智能手錶、Google Glass和Chromecast、iPhone 5s的高清慢動作影片拍攝、Nexus 5的「時間推移」(Timelapse)影片拍攝、3D打印技術等等,各種在2013年才剛出現的新潮科技玩物,某些已經一閃即逝,某些仍是「只聞樓梯響」,大眾還在期待之中,某些卻已成未來大趨勢所在。踏入2014年,又有那些值得注意的科技潮流,在等著我們?

2013年你的大事回顧

眨眼間,2013年將會過去,又到了各項「2013年大事回顧」之時。今年最先出現的「大事回顧」,首選YouTube剛於兩星期前公佈的「2013年香港熱門影片排行榜」:第一位是「一生只想尋找一個肯挨麥記的女人」,探討香港的男女能否建立非由物質維繫的關係,觀看人次差不多達一百九十萬;第二位的「港男跪地 挨港女女友巴掌」,正是今年十月鬧哄哄,「男卑女尊」跪地求女友原諒,卻被不斷掌摑辱罵,竟然也有超過一百八十萬的觀看人次;第三位的是香港電視的「警界線」第1集,以英美電視劇的拍攝手法和比「大台電視劇」更令人入勝的故事,加上不公義的黑箱發牌制度,令看過的人數,超過一百一十六萬人次,「收視率」絕不比「視帝視后劇」遜色。還有同樣探討香港男女關係的「我在香港當兵的日子」、諷刺「哈哈哈哈哈」的「乜姐有請」,似乎香港人在2013年最關心的,就是兩性關係和免費電視發牌。 單看YouTube的2013排行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