擴增實境(Augmented reality)未興起已成明日黃花?

20121006A 20121006B

觀看如「未來報告」(Minority Report)等的科幻電影,在主角的前面,浮著各式各樣的視窗,主角在空氣出伸出手來,就能像操作平版電腦般,發出各種指令,實在令人神往!雖然這概念距離成真依然很遙遠,但將現實的視境與虛擬世界融合起來,卻並非只能存在於夢想之中。

20121006B

怎樣才能將現實與虛擬世界融合起來?利用「擴增實境」(Augmented reality,簡稱AR)便能做到。簡單而言,AR就是在螢幕中看到的現實世界,加插一層虛擬空間。用一套電影作比喻,「阿凡達」(Avatar)當中的大型飛禽與野獸,其實都是3D電腦後期製作加上去的,當牠們在追逐主角時,在螢幕上看,卻好像真正存在的一樣。AR原理與此類似,再加上「即時、互動」的元素:例如我在現實中,把一隻手往上提起,螢幕裡的虛擬盒子就同步移動,彷彿被我徒手拿起一樣。

要將AR表現出來,方式主要是透過在紙上,列印如QR碼的識別圖案。當程式識別到紙上的圖案時,3D的虛擬物件(例如一個虛擬的足球員),直接於螢幕裡顯示,與用家進行互動,該虛擬物件便好像是有生命的,真的「活」在螢幕裡的世界一樣。

拜近年智能手機及平版電腦的處理效能不斷提升、手機鏡頭解像度亦越趨精細所賜,這種在數年前必須利用PC才足以應付的技術,近年亦開始走入用家們的手掌上:在Apps store 或Google play搜尋,不難發現一些運用AR的射擊遊戲,除了單純在鏡頭實境下變出一些槍靶、槍械之外,更有apps附有識別功能,能把你鏡頭面前的朋友,變成一個3D喪屍標靶,彷彿拿著手機,身處充滿喪屍街頭!

要數最有效運用AR的功能,非地圖資訊莫屬。iPhone app「行Guide」就曾經推出過AR版本,只需以手機鏡頭在街前一掃,手機螢幕就會附近,如地鐵站、觀光點、店舖等資訊,然後會對應鏡頭影像,在建築物上顯示出方向和距離。台灣則有室內設計公司,利用AR於單位內,預覽裝修後的傢俬陳設,既能方便新業主做決定,亦能協助室內設計師,設計各種不同效果。

AR技術亦逐漸被社交媒體及傳媒刊物所應用。閱讀雜誌的時候,會否對廣告上的產品產生興趣,卻又怕買回來後「不合心水」?曾經有手錶和時裝公司,在雜誌印上有AR識別碼的廣告,讀者只需把識別碼剪下來,利用電腦鏡頭,對準識別圖案,便能在螢幕上看到自己「穿上」不同顏色、型號手錶或衣服的樣子,還可以即時拍照,再上傳到社交網站,收集朋友們對你穿不同衣服的意見。

AR技術也早已廣泛應用在一些專業領域上,例如醫學上,模擬內外科手術的過程。亦有房車製造商利用AR描繪車內機件佈局,協助維修技師了解到,如何更換難以肉眼看到的零件。

雖然AR在數年前曾經百花齊放,然而直到今天卻依然未談得上「普及」。箇中原因在於:第一,現有的微型鏡頭的技術,特別是在光源較暗的環境下,依然未能滿足高精細度的處理;第二,程式過分佔用處理器資源和速度(正如低階電腦不足應付精細的3D繪圖軟件),令耗電量無可避免地大大增加,手機用家便感到非常不方便;第三,AR程式的實用程度:例如我需要看著地圖前往某個地方,你會願意垂直地拿起平版電腦,為的是把鏡頭保持向著前方,然後看著屏幕走動半小時,還是只拿著一幅輕便的紙質地圖?即使像Layar程式,亦必須出版者事先製作額外資料,讀者再下載相關apps,相對而言,直接掃瞄QR碼還來得簡單。

即使實用性仍低,複雜的技術又令開發AR應用軟件的成本頗高,用家又不大接受,這是否意味著AR已成明日黃花?這又未必為是。其實AR未能普及化的最大問題,只是仍未有人找到,AR的「殺手級」應用方式(Killer application),其實AR背後依然存在不少應用上的可能性。Google現正銳意研發,把電郵、通知、瀏覽器等搬到特製眼鏡上,期望改變現有智能操作型態的Project Glass,又或是利用AR技術,可在你到歐洲旅行時,透過手機鏡頭,對任何大如路牌,或小如罐頭標籤的平面上的文字,作即時翻譯的Word Lens app,又能否令用家從此對AR有一番新體驗?我們拭目以待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