寫在928之後

20141011A20141011B

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,從沒想過,我們這一代,也有體驗催淚彈的機會。從電視上聽到的,跟畫面上出現的卻不一樣:聲音上不斷強調示威者衝擊警方,畫面卻只有警方施放催淚彈的情況出現。除此以外,某份本地著名報章更疑似「作故仔」,把絕無其事的因示威而失救事件,試圖變成賺人熱淚、示威令病人失去生命的悲劇故事。

20141011B - 複製自第一枚催淚彈落下,香港似乎分裂成兩大陣營。一方認為警察被冤枉,另一方則認為警方使用過份暴力。尤幸香港市民明白,不是每一主流媒體皆是可信。要真正了解事實真相,大部份人都懂得親身到中環、金鐘、銅鑼灣或旺角,也同時在Facebook留意事態發展、Whatsapp上互通消息、互報平安。

事態發展出乎意料,有心人竟然打起「謠言戰」來,Facebook和Whatsapp變成另一重要爭奪之地。Facebook先不斷傳出各種不同的傳言:一張疑似解放軍裝甲車,正在通過海底隧道的照片被瘋傳、一時又有帖聲稱添美道忽然「被熄燈」、還有梁齊昕在Facebook上大罵其父梁振英必有報應;Whatsapp上也不斷有朋友轉發令人心驚膽顫的消息:信誓旦旦的謂催淚彈以後就是橡膠子彈,警方否認發射過橡膠子彈以後,又有人傳來一張說是街上拾到橡膠子彈彈殼的照片,甚至有「黃之鋒」呼籲群眾離開的語音訊息。

一時之間,風聲鶴唳。

更令人出乎意料之外,謠言被洞悉的速度也是如此快速。網民極速找到解放軍裝甲的照片,原來攝自2012年;身處添美道現場的朋友拍下照片,放到Facebook,証明現場仍然燈火通明;梁齊昕的「宣言」被發現來自九二八當日才開設的Fan Page,其Facebook個人帳戶根本無此留言,証實是假。Whatsapp上的疑似橡膠子彈彈殼,也只不過是催淚彈的彈殼;學民思潮也澄清,黄之鋒的手機早已被警方沒收,從未向公眾發佈Whatsapp。

常道「謠言止於智者」。身處手機與社交媒體年代,資訊傳播和獲取極為容易,卻也造就了謠言的傳播更易、也更多。平日對各種流言不加思索便選擇相信的各位朋友,這次實在是一次難得的經驗:傳言從Facebook和Whatsapp到來,如何分辨真偽?

先說說文字傳言。最常見的是寫著「已經證實」和聲稱是「內部消息」。只要看到這兩組詞彙之其一,內容卻既沒有註明來源、詢問在Facebook發佈或Whatsapp傳遞訊息過來的朋友,也說只是訊息的接收者,那已經有百份之五十的機會,只是流言一樁。想知道傳言的真偽,最基本的是到各大主流媒體看看,有沒有相關報導。如果無一主流媒體報導,可信性便成疑。還有所謂「魔鬼皆在細節中」,例如Facebook上有人宣稱的孕婦臨盤失救的故事,本來非常感人可信,敗筆卻來自「救護車45分鐘才到達律敦治醫院」:律敦治醫院何來產房?流言登時不攻自破。

圖片式的傳言,也有方法可知真偽。高登仔常說「沒圖沒真相」,這個方法卻是「有圖是謠言」:試試把圖片上載至Google Images(即是Google搜尋的Search,選擇Images,然後點擊照相機圖示),Google便會嘗試找出在網上相同的圖片。以上述的解放軍裝甲車圖片為例,相信網民便是以Google Images,找到完全相同的照片,曾在某報2012年的報導中出現,流言便不攻自破。

另一方法,收到圖片時,不妨把圖片仔細地、甚至把圖片放大來看。就如九三零那天在Facebook瘋傳的「示威者打爛警車」照片,細心看清楚,卻可以看到示威者的衫袖,跟在警車車身的倒影,竟然完全不同,便可知其實照片只是被“PS”過的改圖,當然不足為信。

Whatsapp語音訊息傳言,還是第一次出現。我也收到「黃之鋒」的「撤退呼籲」。如果你有聽過黃之鋒的說話語氣和音調,在語音訊息裡的「A貨黃之鋒」的確模仿得不錯,還在被催淚彈陰影濃罩的情緒影響之下,實在未必聽得出分別。不過如果跟朋友一起聆聽,除去情緒的影響,要聽得出分別,也不是一件難事。

綜觀各種傳言訊息,還有一樣最重要的方法:看看「官方」渠道有沒有同樣的發佈。例如「黃之鋒」的「撤退呼籲」,學民思潮的官方Facebook Fan Page有沒有相同的宣佈?所謂的「已証實」消息,來源又是否真的存在?縱然來源真的存在,又能否在其上找到証實消息的文章?

以訛傳訛,從而達到某種目的,尤其是令人誤作決定,甚至引起不同想法的人爭執,從而被分化,都是「有心人」慣用的技倆。不要小看證實每一個流言真偽的重要性,久而久之,我們的社會跟下一代,慢慢便會變成是非不分的反智人士。不想累己累人,請大家以身作則,令新一代也能從身教之中,建立起是非對錯觀念,只有這樣,我們才能守住核心價核,香港才會有希望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